辽宁葫芦岛市:关不掉的采石场 监管不理还是不力?

县域 炫彩侠 浏览

小编:【编者按】新华社北京5月7日电(记者陈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7日主持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他强调,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

【编者按】新华社北京5月7日电(记者陈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7日主持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他强调,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扎实做好大气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工作,依法推动解决大气污染突出问题,以法律的武器治理污染,用法治的力量保卫蓝天,确保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部署得到全面贯彻落实。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新组建的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部长通道”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在制定蓝天保卫三年作战计划,思路已经基本形成,将从四个方面努力使大气环境质量明显改善,人民群众的蓝天幸福感明显增强。

大气污染,心肺之患,已成为百姓健康生活的痛点。没有良好的生态环境,人民群众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感。看得见青山绿水,呼吸到新鲜空气,是最为普惠的民生福祉。

 

上图为万权采石场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近日,本网不断接到葫芦岛市连山区杨郊乡缸窑村村民反映,位于葫芦岛市连山区杨郊乡缸窑村北沟的第一采石场(万权采石场),占地面积约7100平方米。采石场生产时粉碎石机械噪声、粉尘污染严重扰民。当地村民多次上访,均未处理。

据村民介绍:“近五年里,万权采石场持有国土部门的采矿许可证,掠夺似地滥开滥采,由于连山区、杨郊乡政府不作为,连山区林业局、环保局有关部门乱作为,监管形同虚设,致使万权采石场胡作非为,给地方群众带来了灾难”。

“该矿山是缸窑村集体所有的,经过冯万权两次买卖,冯万权共受益一千余万元,采石场一分税钱也不交,偷税漏税,非法盗采国有矿产资源,毁坏1958年的时候栽的树(原始森林)大约30亩左右,原来林业站站长种的柏树,到现在大约20公分粗了全部被采石场毁了,现在共毁林60余亩,数千棵大小松树全部掩埋。现在万权采石场的采矿手续已到期了,所以现在是无证开采,该矿现在的开采面积都有300亩了,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林业手续和环保措施。自十九大后,村里共有4家采石场,其他三家都停产了,唯独这家企业有恃无恐,相继上了7000吨的生产设备,白天黑夜不间断的生产,当地老百姓多次上访反映,林业局给出的处理结果就是罚款2000元;采石场毁坏山林,破坏生态环境;盗采山石,破坏土地资源;尘土飞扬,破坏环境卫生;巨大的爆破声将附近群众民房震裂,之前村民李景存家房屋经过新闻媒体曝光后,采石场老板冯万全去李景存家恐吓李景存,告诉李景存你随便告,去哪里你都告不赢,哪里我都有人,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采石场老板冯万权2017年12月份要占用村民小冯万权家的祖坟地开采石场,小冯万权不同意,采石场老板大冯万权指使自己的老婆打小冯万全,村里的大部分村民全都看见了,态度极其嚣张恶略,村里冯姓大爷家的房屋都快被震塌了,找到村里,村支书与村长不管不问,去乡里找乡里的领导,乡里的领导也不管,去区里找区里的领导,区里的领导也不管,老百姓有苦无处诉,像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装载车辆严重超载,将原有的村级水泥公路碾压得稀烂,致使公路睛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浆飞溅;采石场老板有恃无恐,置附近群众诉求于脑后。缸村因为有了采石场,缸審村从此鸟烟瘴气不再安宁,地方群众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

这些就是缸窑村村民的声音,这些淳朴的乡音,难道当地的监管部门真的就听不到?看不到吗?

就此情况,今年3月,媒体以村民身份将连山区万权采石场没有砍伐证,破坏森林树木数量巨大的情况反映到当地林业主管部门,林业主管部门给的答复就是“情况已知晓,具体的是否构成犯罪,还在调查中。”时至今日,已两月有余,简单的一个问题还在调查,媒体也很无奈。
 

据《连山区万权采石有限公司相关问题情况说明》文件显示,连山区万权采石有限公司采石区位于杨郊乡缸窑村后关山,该采石场最早为60-70年代生产队时期灰窑采石烧灰、兴修水利工程及农民盖房自用等形式。

经杨郊乡政府、缸密村委会联合调查了解,万权采石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前身是缸窑村60年代生产队采石场,1966年,缸窑村在该石场下方成立了白灰场,为了满足白灰场用石需要,当时的生产队决定在现有的万权采石有限公司采石区开始采石,供应白灰场用料。由于当时法律不健全,未办理相关手续,采石面积约55亩。

1983年,生产队解体,集体采石行为结束。缸窑村将白灰场转制给本村村民赵德文、荀世忠经营。1983年至2006年期间,废弃石场也承包给赵德文、荀世忠经营管理,赵德文、荀世忠继续在原有破坏的基础上采石,并扩大采石范围,为白灰场供应石料,破坏面积约11亩。

经调查了解,万权采石有限公司现破坏面积约87亩。其中生产队集体经营白灰场时破坏面积约55亩,赵德文、荷世忠经营承包经营时期破坏面积约11亩。

既已查清,为何迟迟没有处理结果公示了?大众需要真相!

另据村民介绍,在离连山区杨郊乡缸窑村北沟第一采石场(万权采石场)不远的地方有另一家采石场连山区杨郊乡缸窑村联合采石场(树江),法人:张树江,同样也是长期破坏林地,超范围盗采,但是当地的林业、国土部门依然为其办理了手续。对其违法行为不管不问,这其中原委我们不得而知, 葫芦岛市连山区沙河营乡上喂牛场村宏业采石有限公司,据知情人介绍,以上这些公司都存在严重的偷税漏税行为,兴城市白塔乡老熊家采石场偷税额达6--7百万元。望当地的主管部门能及时惊醒,生态环境已经被破坏了,如果连税收也流失了,这就是真的失职了。

 

随后,媒体在性成熟白塔乡下范村看到,山坡及山脚下,挖掘机、粉碎机等各种大型机械在隆隆声中作业,大半个山头已经被挖空,山体裸露。采石场分为采石区和加工区。采石区内几辆大型机械不停运作,将山上的石块凿下,装入运输车,然后运至加工区;加工好后,再由另一批车辆将石块运至一边等待运走。众多大型运输车辆来回奔忙,空中满是扬起的粉尘。

在加工区,大块的石头在大型粉碎机中进行粉碎,粉碎的石子堆成了几层楼高的巨大石堆。这里的大型机械大都没有安装防尘设施,整个作业场地尘土飞扬。在风力作用下,浓浓的粉尘在空中弥漫飘散。

据知情人士透露,葫芦岛市连山区目前现存的采石场基本都没有办理林业手续,林业部门这么多年都是以罚代管,所以才会让采石场矿主们有恃无恐、因为违法的成本实在太低了,直接可忽略不计。监管部门到底是不理还是不力呢?请扪心自问。

整改后的采石场与没整改前的样子是一样的?且没有加装任何出城措施,企业是如何通过环保验收的呢?这样肆无忌惮的的破坏自然生态环境,这里难道真的是法外之地吗?兴城市政府曾责令环保、国土等部门严查此事,这些部门为上级部门提交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呢?

当前,全国各地都在深入开展美丽乡村建设,当地群众强烈要求上级政府机关为老百姓当家做主,为老百姓办件实事。让老百姓脱离水深火热之中、还老百姓一个青山绿水、碧水蓝天。关停采石场、停止惊夺似地滥采行为,还群众一个清静、还地方百姓美丽乡村。

当前网址:http://xuancainews.com/shehui/xianyu/20521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