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岭堂兄弟因借款反目 讨债者霸气催款传身背命案

县域 炫彩侠 浏览

小编:据山西新报网报道:在吉林省公主岭市一家足道会馆内,银行工作的张先生与其父母被限制这里已经长达6个多小时,给钱还是用营业中的宾馆抵债必须做出抉择,否则,休想走出会馆。向他霸气追债

据山西新报网报道:在吉林省公主岭市一家足道会馆内,银行工作的张先生与其父母被限制这里已经长达6个多小时,“给钱还是用营业中的宾馆抵债必须做出抉择,否则,休想走出会馆”。向他霸气追债的人却不是借钱给他的人,而是当地的“社会大哥”……

                    一家人被限制在这家“盛足塘”足道会馆内

堂弟借钱给堂哥想赚利息

2015年末,在公主岭市某银行工作的张达接到堂弟张峰电话,称手里有一笔资金想放出去赚点利息,问堂哥能不能找到急用钱的个人和单位?张达问堂弟手里有多少钱,想收几分利息?堂弟称暂时有40万,如果需要更多他哥们儿手里有,利息3分就行。张达说可以先放他手里,有人需要他再给放出去。

2015年 11月某日,张峰给张达转款37.6万元,并告诉张达,他直接扣掉了两个月的利息,还款的时候直接还40万就可以了。

自收到堂弟的37.6万转款之后,张达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用钱人选,信得着的人不用钱,信不着的人想用钱他又不敢放出去,眼看着到了还款的日子,钱依然没有放出去,看来,再不放出去2万多的利息要自己承担,为了赚回利息,张达找到朋友共同做起二手车生意。

到还本金的日子,张达按要求把钱还给了堂弟。

张峰向堂哥张达表示,他现在手里有更多资金,愿意继续以3分利息按照两个月结算的方式向张达提供,张达同意。

2016年的3月31日,张峰以30万本金的名义转给张达28.2万,同样扣除两个月的利息。

堂哥用钱兑下两家宾馆

2016年4月26日,张峰以80万的名义给张达转入75.2万(扣除两月利息4.8万)。

张达手里资金多了,便想做更大点的生意,经过多方考察,他决定开一家宾馆。

当时在公主岭的三道街有一家2000平米的万尊酒店一直闲置,张达感觉地理位置不错,由于对方提出年租金过高张达放弃了。接着张达又考察五道街闲置的金河大酒店,由于面积太大,考虑到装修费用过高,张达再次放弃。

在考察项目过程中,张达不忘按时向堂弟还款,于2016年的4月20日转给堂弟30万,于2016年6月15日,转给堂弟张峰80万。

张达认为这样将本金转来转去太麻烦了,向张峰表示,干脆本金不动,他按月还息。

2016年7月6日,张峰再次以150万的名义给张达转入148.6万。

恰逢此时,正赶上三道街与胜利路交汇处的西雅图酒店出兑,张达以75万价格接手,另交付房租18万。

张峰得知堂哥兑下了酒店,继续为堂哥转款,堂哥张达也一直按时付息。

张达看到账户上仍有资金一百多万,便想再兑一家酒店加盟“速8”,他听说,速8酒店全国连锁,生意很好。

2017年11月份,正赶上市内的嘉七酒店出兑,地点在火车站附近,位置绝佳,便以115万的价格兑下来,装修花了50万,交了15万加盟费,又添置了20余万的家居,共计花了近200万。

至2017年11月24日给张达转入75.2万元之后,张峰没有继续转款给张达,至此,张峰转给张达累计金额已经达到600余万。

为催款堂弟抬出“大门头”

2018年3月,张峰要求堂哥张达速还款105万称急用,张达发现账户上的资金不足20万,就和堂弟说:“我两家宾馆生意很好,挣钱还你的利息没有问题,现在没到结息时间,你看能不能等等?”

堂弟张峰告诉张达:“转给你的这些钱可是‘吉龙琪’投资公司出的,龙哥说用钱你敢不还?如果龙哥不高兴你知道后果的。”

张达埋怨堂弟:“你为啥不早说?你要说是‘吉龙琪’的钱,我根本不能用。”

在公主岭的商界没有不知道“吉龙琪”投资公司的,据称,这家公司是由三个人合资开办的,三个人各取本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作为公司的注册名称,专门对外高息放贷,多少建筑商和开发商都因为在“吉龙琪”贷款最后几乎倾家荡产。这三个人在当地都是惹不起的人物,第一个叫李东吉据说身背命案,第二个叫赵某龙是公安局警察,第三个某某琪是商人家产丰厚。

张达当天连午饭都没吃,驾车来到范家屯镇的父母家,如实向父母交代了这一年多来从堂弟手倒钱经营二手车及开宾馆的经过,并告诉父母堂弟说钱款是出自“吉龙琪”,父母深知“吉龙琪”的背景,听完担心不已,用住房抵押凑70万交给张达。

张达又抵押了自己的住房,凑105万给堂弟。

“大哥”出马逼写《借款合同》

2018年4月初,张峰催堂哥尽快还款,由于话不投机两个人发生争执。

2018年4月20日上午,张达刚从单位回到速8酒店的一楼接待室,就发现一辆白色路虎车停在酒店门前,从车上下来两个人,看起来有30多岁的样子,进门就喊:“张达在吗?”

张达急忙迎出来。

走在前面的人自我介绍:“我叫李东吉他叫焦鑫磊,你应该听说过。”

听到两个人的名字,张达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不禁让他想起了2004年发生在公主岭市仿古街的一起杀人案,据说凶手就是李东吉和焦鑫磊,被杀的人叫邢二,是当地有名的混混。

李东吉说:“你欠张峰的590万是我们的,你现在就给我出一张欠据。”说完,拿出一张早准备好的《借款合同》让张达签字。

张达拿起电话想给堂弟张峰打电话核实一下,拨号的手指却不好使,摁了两次才拨过去,接电话的张峰说:“你把钱直接还给吉哥就可以了。”

看着来势汹汹的两个人,张达只好在《借款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看张达签完字,李东吉说:“我限你一个月还清,到期不还别说我不讲究。”

说完回身走出宾馆。

会馆留下《还款计划》

2018年5月3日上午9点左右,张峰打电话约堂哥去李东吉的盛玉塘足道养生会馆见面,并要求一定要带上堂哥父母。

张达不敢不听,直接打电话让父母从范家屯镇赶往公主岭市。

张达的父母刚到张达所在的单位,张峰就开车到了张达单位门前,一家人坐上张峰的轿车。

在李东吉的足道会馆内,张达再次见到了李东吉、焦鑫磊以及另外三个人,后来得知这三个人分别是徐召印、吴佳琪、苏成。

焦鑫磊对张达的父亲说:“我们已经和公安局打好招呼了,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的儿子送进去,他已经构成诈骗罪。现在咱们商量一个还款计划,我可以放你儿子一马。否则,你儿子不但单位的工作没了,还要被判几年。”

张达的父亲连连称是。

李东吉说:“张达不是开了两家宾馆吗?你们可以用宾馆抵债,我们也商量了,两家宾馆作价230万,你们一家人考虑一下,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从上午10点到下午4点半,张达的父母连一口水都没喝到,更不要说吃午饭了,张达怕母亲身体受不了,和“陪”在身边的吴佳琪说:“麻烦你告诉吉哥,我同意用宾馆抵债。”

吴佳琪拍拍张达的肩膀说:“早点同意多好,何必耽搁这么久。”

一伙人开着四台车离开“盛足塘”会馆,拉着张达一家到张达的速8酒店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在宾馆内,张达颤抖着手在《出兑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两家宾馆分别以155万和75万转给了李东吉。

李东吉对张达说:“还剩下360万你还330万就可以了,龙哥说你小子不错,给你免除30万。”接着,让张达在他们早就草拟好的《还款计划》上签字,并让张达分别写下105万、100万、125万三张欠款欠据。

当天下午6点,张达一家被李东吉等人赶出宾馆。

张达看着经营不到半年的酒店,和眼前饿了一天的父母,泪水模糊了眼睛。

张达告诉记者,他不敢报警,因为他知道,站在李东吉和焦鑫磊背后的龙哥就是警察。张达说,他最担心的还是那份签了他名字的《还款计划》和三张欠条,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给他带来更多麻烦。

通过工商系统查找,能看到“吉龙琪”公司的法人是徐召印,显示为独资,记者从该公司工商注册信息上无法找到其与李东吉、赵某龙等人的联系。

经走访仿古街周围居民得知,14年前,的确有一个叫“邢二”的人因殴斗致死,至于凶手是谁都称“不清楚”。

记者向公主岭市公安局内部人员求证有无赵某龙其人,知情者回答:“以前有,现在调入市纪委了。”

记者劝张达向当地警方报案,并表示会继续关注此案。(记者 丛陌)

当前网址:http://xuancainews.com/shehui/xianyu/2052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