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柘城县:借贷纠纷被诉合同诈骗 姐妹俩为弟鸣冤

县域 炫彩侠 浏览

小编:来自河南兰考县的高琳、高继红姐妹俩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在河南柘城县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其弟高海涛,因为一起民事借贷纠纷案,被当地涉黑势力非法拘禁绑架和毒打,后被以合同诈骗判

来自河南兰考县的高琳、高继红姐妹俩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在河南柘城县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其弟高海涛,因为一起民事借贷纠纷案,被当地涉黑势力非法拘禁绑架和毒打,后被以“合同诈骗”判刑,恳请上级有关部门依法查明事实真相,还其弟一个公道。

    在一份题为《有案不立,压案不查,纵容包庇一一谁在为柘城的涉黑势力充当保护伞?》的反映材料中,高琳、高继红姐妹陈述了事情经过:我们姐妹俩系河南省兰考县人,现实名反映河南柘城县的单某、李某江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绑架我弟高海涛超过94小时,与狼狗关在一起进行非人的折磨与毒打……

    我弟高海涛系柘城县博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只因借了他们的高利贷几百万元,并且所还利息已接近本金。这本来属于一起民事借贷纠纷,竟被当地涉黑势力的李某江、单某等人多次非法绑架、殴打,最严重的一次是2015年12月23日到27日,从柘城绑架到周口的鹿邑县。4天4夜与狼狗关在一起进行非人的折磨与毒打,拿着剪刀威胁逼迫我弟写下了很多不实的欠款条,以达到他们霸占整个楼盘的目的。我们打110报警,柘城县公安局的古队长及谢队长带领民警与武警在鹿邑县将我弟解救出来。

    当时我弟被他们打得全身是伤,双腿已不能站立,在民警的搀扶下将我弟送到柘城的医院进行了检查(我弟被他们绑架、殴打、折磨的如此严重,也没有让我弟住院治疗,以至于落下了眼疾、双腿浮肿及脑震荡后遗症),后被带到公安局进行询问笔录,而绑架我弟的嫌犯被当场释放,把我弟以合同诈骗罪羁押(付给他们的利息有的已高于本金)。当地法院一审在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以“合同诈骗”判我弟高海涛十四年有期徒刑。我弟在柘城县看守所羁押已两年多,其价值1.2亿元的楼盘被强行霸占,而涉嫌非法拘禁绑架我弟并霸占其楼盘的单某、李某江等人,至今仍消遥法外。

    据了解,上述单某的父母分别在柘城县财政、检察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其姑姑在省有关部门任职。他们有权有势,并且单某还涉嫌私藏枪支;李某江在柘城县涉嫌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搞打砸抢,伪造合同,绑架逼债,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还开有涉黄娱乐场所及涉赌场所,在当地影响恶劣。

    两年多来,我们姐妹俩多次从柘城到商丘再到省里反映诉求,要求对涉嫌非法拘禁绑架我弟一案进行立案调查,至今无果。有些部门的工作人员相互推委,甚至对我们拍桌子,摔资料,大喊大叫,态度简单粗暴。我们忍辱负重甚至下跪,请求重新立案调查绑架一案,但却以“没有发现犯罪事实”为由不予立案。《刑法》第238条规定:“非法拘禁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致人重伤的,从重处罚,处3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绑架我弟超过94小时并打成重伤,这难道不构成犯罪事实吗(询问口供、笔录及录像等证据都在公安局)。包括被查封、扣押受害人公司的所有账目来往凭证以及借款、还款、还息凭证,律师多次提出要参考查证,都被拒绝,以至于我弟被误判成合同诈骗罪。

    “两年多的艰难申诉,累的我们精疲力竭,想想都是满满的伤心泪。有时难的想放弃,但心又不甘,我弟不能不明不白的受冤。”姐姐高琳说,我是家里的老大,几岁父亲就去世了,含辛茹苦的母亲把我们姐弟三个拉扯大不容易,现在八十岁的老娘和未成年的侄女眼都快哭瞎了。弟弟已离婚多年,妹夫去年因患舌癌也去世了。我也累的重病在身,现在在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在医院附近租房,天天去医院做治疗)。一边忍受着疾病的痛苦及放、化疗的不适,一边为我弟的冤情继续申诉……家庭的多灾多难,和生活的不易及承受的压力,快撑不下去了,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我们强烈要求对涉黑势力的单某、李某江等人立案调查,强烈要求将霸占我弟的楼盘资产归还我们,还法律及我弟一个公平公正!(来源:中国法制报道  作者:高琳)

当前网址:http://xuancainews.com/shehui/xianyu/20517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