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相宽等多人被非法绑架,清丰县公安局不侦办罪犯!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我叫车相宽,我和杨太忠、杨改朝、冯凡勇、董志英, 我们都是河南省清丰县马村乡东岳村,身份证号:410922195806250735,电话:1886444353。 我们举报河南省清丰县公安局局长薛洪敏滥用职权,包庇清丰县

我叫车相宽,我和杨太忠、杨改朝、冯凡勇、董志英, 我们都是河南省清丰县马村乡东岳村,身份证号:410922195806250735,电话:1886444353。
我们举报河南省清丰县公安局局长薛洪敏滥用职权,包庇清丰县马村乡党委书记弓晓飞等人目无党纪国法、颠倒黑白、打击报复,勾结黑社会集团9—10人,非法绑架,非法拘禁限制车相宽人身自由35天(没有拘留证,也没有释放证),曹秀科27天,杨改朝、杨太忠(82岁,中共党员,原白马杨党支部书记40余年)、冯叶库、玛凡勇、王相爰、王利粉等人15天,不立案、不破案,致使车相宽终身残废三级伤残,无钱治病。给我车相宽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失和精神损失。
2016年7月28日,弓晓飞勾结黑社会集团9—10人,在北京丽泽东站,下午四时许,把车相宽非法绑架清丰县阳邵乡东阴邵村后街的两座四合院民宅里,一座在南北路路西范占刚四合院内, 一座在东西路路南范保贵的四合院里,我们有他们四合院的照片为证。同时被非法拘禁的还有杨太忠, 现年82岁,中共党员,杨改朝、曹训鹤等7人。黑社会的五个车牌号码为:泸C60380、豫NM9556、豫JDB286、JB1861、豫jZL359。
原马村乡乡长刘帮勇,现任清丰县安全局局长, 原马村乡派出所所长贺胜奎, 现任清丰县交警大队队长违法违纪, 多次非法拘禁、非法拘留, 有拘留证证明, 用20万卖给了濮阳市劳教所,有劳教书为证,造成了车相宽终身三级残疾的严重后果(有残疾证为证)。
2006年开始,我们实名举报原东岳村两委挪用低保金9000余入元,东岳村村霸原电工车标尚乱收电费,地网改造每人收费90元,每块表收105元,全村1300多人,经清丰县电业局、濮阳市电业局至今没有查出结果。
2009年9月5日因宅基地问题我和贾玲花、刘翠景等人去北京上访,(原马村乡乡长,现任清丰县公安局局长)刘邦勇、(原任派出所所长,现任清丰县交警队队长)贺胜奎目无国法,非法绑架我和杨改朝、刘翠景并非法拘禁我们13天,后用20万元把我卖进了劳教所,造成了我终身残疾三级伤残的严重后果(有残疾证为证)。
2010年2月25日10时许,原濮阳市劳教所第三大队队长梁志勇两次暴力殴打车相宽致骨折,在濮阳市第五人民医院拍了两次片子,在濮阳公安医院拍了一次片子,至今不让我看片子。
刘邦勇、贺胜奎和(原任纪委书记)张金奇滥用职权,打击报复,捏造事实,对我(车相宽)和杨改朝、刘翠景多次非法拘禁,并对我多次非法拘留(有拘留证为证),并用20万元买通了劳教所,把我劳教1年,但劳教书上没有公安局的公章,只有犯罪分子车标尚的签字(有劳教书为证)。为了打击报复我,将我留了15日,接着就被劳教了,在清丰县拘留所我已经绝食5天,不知人事,但是刘邦勇、贺胜奎没有人性,不管我的死活,非把我送进劳教所,由于我不知人事,送劳教所3次,,劳教所都不敢收。因此刘邦勇、贺胜奎就把我拉到劳教所大门口旁边,当晚6点多贺胜奎把我从车上拉下来,暴力殴打我的脸,原乡党委书记葛国藏在跟前站着置之不理,贺说:“我们用20万元也要把你送进劳教所。”第二天劳教所就把我收下了,民警魏建强在车内殴打我。
刘邦勇将清丰县110特巡警大队的2间房子买下,把我和杨改朝、刘翠景、杨庆元、王利粉、王相爱、苟敬忍非法拘禁了13天(没有拘留证,也没有释放证)。2008年两会期间,刘邦勇在清丰昆仑宾馆又把我非法拘禁15天(带队人是原任乡办公室主任孙学志)。
2010年10月10日左右,是濮阳市新的段书记的接待日,刘邦勇害怕段书记知道了他们的违法行为,就利用法西斯的手段,再次将我们几个人绑架到清丰县110特巡警大队,非法拘禁了我们13天,我早上7点多到了濮阳市信访局大厅,还没有2分钟,就有5、6个不明身份的人把我绑架到清丰县110特巡警大队(事后才知道是刘邦勇指使干的)。2010年10月27日晚上约9点多钟,刘邦勇指使张金奇带领黑社会集团10多人,在110特巡警大队对我暴力殴打两次,用被子盖住我的头,打的我不知人事,扔沟里了。等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清丰110特巡警大队北边的沟里睡着,当时大约4点多,我也不敢回家。后来我申请马村乡政府给予行政赔偿,但葛国藏、刘邦勇说他们没有责任,不予赔偿。
2010年因我实名举报了清丰县马村乡车岳村原村主任、电工车标尚乱收费13万余元(其中包括地埋线每人收费90元,全村共1300多人,新添变压器时每块电表收费120元)。我多次向濮阳市纪委、清丰县纪委、濮阳市电业局举报,后来经清丰县纪委主任王全兵查证,清丰县电业局局长张广平收了车标尚三万元。因我举报,车标尚被撤职,并取消了电工资格证,为此车标尚怀恨在心,并于2014年11月17日上午九点多钟,在西岳村至马村交界处,对我打击报复,四次拦路开车抢劫我的电动车、手机、控告材料和100多元钱等物品。车标尚等三人用铁棍暴力殴打我,经清丰县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我无数次找清丰县公安局局长张志民反映,要求破案抓人,可是公安局至今不向清丰县人民检察院上报案情也不抓人,此案至今没有任何进展。车标尚还扬言“清丰县是我们的天下,随便你告到哪里我们都不怕,我们把你打成轻伤,至今我们也没有事。”2015年6月18日上午,我和老婆在地里浇地,车标尚等四人又两次暴力殴打我和的我老婆刘耐心。
2015年7月14日至17日,车标尚四天在我家大门口挡住我的去路不让我出大门,我报警四次,110不出警,我无法出门。
2015年7月22日下午大概一点钟左右,在离北京久敬庄接待大门口约30米左右,从白色面包车内下来4个人,把我绑架到车内,在车内把我的腿打伤,并把我的手机、身份证抢走,把我拉到了安阳市汇英快捷迎宾馆的黑监狱里。
在黑监狱里,他们私设公堂,用布把我的头蒙住,按住我的头往墙上碰,暴力殴打了我,进行体罚,他们6个人4个小时轮流看守我16个钟头,叫我站着,不让我睡觉、吃饭,窗帘白天拉着,在我换房间的时候还要把我的头蒙住,他们非法拘禁我14天,一顿让我吃一个一两的小馍,不让洗脸刷牙,更谈不上洗澡,使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在送我回家的路上,又把我的头蒙住,一直到上了高速才把头布拿掉。(黑监狱在安阳市东站中华路,与县发电厂十字街西南角有个手机信号塔,塔边有几颗杨树,有一个四合院,四合院内有二层楼,有两座瓦房,是石棉瓦盖的,房顶上有玻璃碎片防止上访人外逃,四合院北边是郑州银行,有2-3棵杨树)。事后,弓晓飞等人为了保住他们的官职,官官相护,狼狈为奸, 目无党纪国法, 失职、渎职、玩忽职守、不作为, 我在黑监狱里被折磨致残,经法医鉴定为轻伤。
2016年7月27日中午12时许,犯罪份子车标尚、车汉通的妻子在我的大门口敲锣打鼓威胁我,强迫我和他们私了, 从中午12点一直闹到晚上9点多钟,我报警5次,并给公安局薛局长、副局长张芳欣、派出所所长赵万民等打电话, 他们都不管不问。无奈我才去北京上访。
2016年7月28日下午4时许, 弓晓飞等人勾结黑社会集团9—10人,非法将我从北立泽车站绑架到清丰县阳邵乡东1里地的路南的一座民宅四合院里, 四合院有一亩多大, 大门朝北,有一个东西路,大门顶是红色彩钢瓦, 有5间北屋, 房顶也是红色彩钢瓦,东屋也是5间,房顶是蓝色大石棉瓦, 紧挨着是洗澡间、厕所。西屋3间,房顶是红色彩钢瓦,3间是大红瓦。院南边有一辆五星福田带顶棚的三马车,院内有一棵水枣树,3—4棵杨树,有1个小型变压器, 院内载了几百棵红薯。在黑监狱里一共有我们7个人,男女住一个房间, 吃住、大小便在一起, 三十八、九度的天气,没有风扇, 他们有空调还有风扇,白天房顶蒸, 晚上蚊子咬,我们24小时无法休息, 每天两顿饭,每顿饭吃一个不到二两的小馍, 老成莱,1瓶水,24小时带着眼罩,24小时睡在地板砖上,地板砖上铺着一个棉门帘,24小时只能躺着,他们私设公堂, 暴力殴打, 强行叫我们写保证书, 我说我不会, 他们几个人就拳打脚踢, 暴力殴打我的脸几十下,给巩营乡二十七八岁小伙子戴脚镣, 在里面我们受到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最后他们还威胁我们说:“下次如再来,就把你们拉到新疆喂狼”。2016年9月7日晚上9时许, 车标泽又利用黑社会集团8—9人威胁我, 想10万元私了。

当前网址:http://www.xuancainews.com/shehui/6397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