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写给上海的诗 有没有一首你想表达的心声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原标题:这些写给上海的诗中,有没有一首是你想表达的心声? nbspnbsp走上台的获奖选手姿态各异,有的挺直脊背,说起诗作与上海的渊源时,显得游刃有余;有的微弯着腰,垂眸在手中的纸

    原标题:这些写给上海的诗中,有没有一首你想表达心声

    走上台的获奖选手姿态各异,有的挺直脊背,,说起诗作与上海的渊源时,显得游刃有余;有的微弯着腰,垂眸在手中的纸本上,用低哑的声音朗读着自己写给上海的诗。5月12日,“写给上海的诗”颁奖礼暨获奖作品朗诵会在豫园海上梨园举行。由诗歌原作者来朗读,不一定是为了声音的艺术,但一定是为了语言的艺术。

    一首年轻人写给上海的诗

    4月1日,作为复旦诗歌节的组成部分,在豫园商城的支持下,复旦诗社面向全国近20所高校,开展“写给上海的诗”征文活动。一个月时间,征集到了来自大江南北的数百首(篇)诗歌、散文作品。在年轻人笔下,上海南站、豫园、静安寺、外白渡桥、叶家花园、石库门都成为了认识上海、表达上海的出口。

    “荒废之后,受困的我们目睹了/泄露的月船。滴落的,细密/又稳常。她终于睡眠后,雕出一朵苦心孤诣的垂盏木檐花。”复旦英文系大一新生周乐天的《叶家花园》斩获新诗类二等奖。他来自杭州余杭,来沪求学时间不到一年,却觉得“很早就和上海发生联系了”。前不久,他的家人来沪游玩,途经临平路,这本是余杭的一处地名,上了年纪的外婆突然“蹦”出了几句上海话,“原来,外婆的母亲由于家庭原因,很早就从上海来到了余杭。这种巧合令我感觉很特别”。西安诗人李晚的《白渡桥》获新诗类三等奖,“二十岁那年我过白渡桥/坐进驶往南京路的地铁/学会一秒内把屁股放在座上,借过/于啮齿动物寄居的根系”,这是他去年来上海时写的“游记”。“来到上海,尝到了甜头,可以和更多同道之人交流。”李晚比喻,“大家就像群山上的巨像一样,突然到了眼前。”

    不到20岁的复旦新生何本华个性腼腆,获奖的旧体诗《访上海美专旧址有怀》与散文《悼美专》都与几被遗忘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旧址有关。去年,读了木心的作品之后,喜爱绘画的何本华踏上了寻访美专旧址的道路,“到了与永年路交界的路口,我知终点已不远,伫立许久,竟无法认出眼前哪一栋建筑是此行的目的地”。后来,他终于找到了“美专”:旧大门已成商店,匾额还在,蔡元培题的几个大字早已不存,仔细辨认,依稀还可见“上海”两字的痕迹,其余俱为雨水染黑。于是写下诗句:“南海题词成朽木,鹤卿手迹落苔痕”。他说:“上海美专是全国第一所美术专科学校,但现在就连附近的居民都不知道这里曾有这样一所学校。大家应该多去看看。”

    “上海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城市,很多人来上海、描写上海,是站在游客的角度,停留在景观层次的书写,因此对上海的观察停留在一个很粗浅的印象。”80后诗人、复旦教师肖水说,上海看起来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城市,但这是个假象,从青龙镇遗址的发现可以看出上海有着完整的历史文脉。他希望,“写给上海的诗”能唤起诗歌写作者对上海历史层面的关照,走到不同的生活现场,从审美角度了解历史与当下的关系。“我们关切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如何重新认识上海,他是不是感官钝化了,被交通工具、被水泥森林所淹没了?”

    在语言变迁中寻找诗意生长

    随后,“豫园谈艺”和“豫园诗歌之夜”相继登场,将这场诗歌盛宴持续到了21点。

    “豫园谈艺”的主题是“新旧上海与文学”,主角是上海作协副主席、作家孙甘露与诗人肖开愚。

    孙甘露的话题从金宇澄的《繁花》说开去。“老金从80年代中期开始写,写得不多,一直到60岁出版了《繁花》,把沪语纳入了现代小说的写作中。”孙甘露认为,“《繁花》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上海话写作,里面的上海话已经处理过了,是改良过的、书面化的上海话。所以,很多北方人阅读这部小说也没有困难。”回到诗歌写作,其行文同样受语言变化的影响。在孙甘露看来,新文学的发展伴随着语言变迁,是用一种成长中的语言去描述一个剧烈变化的时代,因而是具有生长性的。

    不论是诗歌还是散文,语言是写作的基础。在肖开愚看来,上海和新旧文学都有密切联系,“谈到白话文写作,离不开上海,因为上海有着发达的出版业;上海和旧文学也联系密切,比如松江的云间诗社就非常了不起,且很早就有了夹叙夹议、散文、评论等新文体”。在他看来,上海的诗歌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和传统,上海诗人和北京诗人写诗的渊源也不一样。“上海人很亲善、和气,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是很肯定的。上海有着独特的城市个性,文学太讲究个性了。”

当前网址:http://xuancainews.com/shehui/205052.html

 
你可能喜欢的: